宿迁新闻网_中文资讯_体坛赛事_娱乐时尚_产业资讯_财经科技_房产汽车|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高考 > 正文内容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_《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第一卷 062条件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宿迁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端木纭带着端木绯回了湛清院,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份上,她当下就吩咐张嬷嬷、紫藤她们收拾行李……

    整个湛清院随之骚动了起来,如今的长房不同过去,下人们全都是新买来的,身契也都在端木纭的手上,端木纭一声令下,她们自然不敢有所异动,依着主子的命令而行。

    湛清院里的动静闹得这么大,又如何瞒得过别人,不到一炷香功夫,姐妹俩正在收拾行装的事就像是长了翅膀一般传遍了端木府的各房。

    二房、四房和五房的人本来都以为端木纭之前说立女户是赌气,没想到这才短短几日,竟然就像是要动真格的了。

    那些夫人姑娘纷纷地使人去打探消息,知道两姐妹刚去了永禧堂请安,可没一盏茶功夫就出来了,之后就收拾起了行装,而当时三夫人唐氏也在永禧堂。虽然不知道永禧堂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也足够她们浮想联翩了。

    阖府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湛清院,静待事态的发展……

    夕阳一点点地落下,时间在这个时候过得似乎尤为缓慢,在夕阳彻底落下前,得了消息的端木宪匆匆回了府,遣退下人,与贺氏闭门谈了许久。

    片刻后,两个小丫鬟从永禧堂里出来,分别朝着湛清院和翠薇院去了。

    暮色四合,华灯初上。

    永禧堂里点起了几盏羊角宫灯,发出莹莹光辉,昏黄的灯火中,众人坐在宴息室中,气氛有些冷凝。

    贺氏径自捻动着手中的紫檀木佛珠,面沉如水。

    端木宪无奈地看了老妻一眼,他才出门一天,局面竟然就走到了这一步,说来与她对宁氏母子的心病不无关系……羊癫疯怎么治疗好>
    端木宪也没指望贺氏开口,直接道:“纭姐儿,绯姐儿,你们父亲膝下只得你们这一双血脉,既然你们俩不愿意,那这件事就此作罢,以后过继、女户什么的,谁也不许再提!”

    端木宪心里还是想着要收收端木纭的性子,却不一定要在过继这件事与她死磕,来日方长,多的是机会,现在是他争取首辅之位的关键时期,端木府中决不能闹出什么笑话来让皇帝以为他不慈,以为他治家不严。

    端木纭没有说话,紧紧地抿着樱唇,黑亮的眼眸中闪烁着倔强的光芒。

    端木宪如何看不出端木纭还在气恼,心道:果然是小孩子家家,只知道意气用事。

    “纭姐儿,”端木宪耐心地与她细细分析利弊,“你想着立女户为你父亲传承血脉,本意是一片孝心,可是你可曾想过你这么兴师动众地搬出府去,只会让人以为我们端木府家宅不宁,外人也难免对你和绯姐儿有诸多揣测,以为你们性子乖戾,与家人不和;再者,好男儿怎么会愿意入赘?能选到一个老实可靠的男子,即便愚笨木讷些,那已经是幸运的,可若然不慎招了那等心怀不轨的男子为赘婿,他若是对你们姐妹不怀好意,你又该怎么办?!”

    一说到妹妹端木绯,端木纭仿佛被踩到痛脚般面色微变,下意识地看向了身旁的端木绯。她知道祖父说得没错,在这个世道,女子谋生不易。她们不过是一对无父无母的孤女,若是没了端木府的庇佑,怕是容易招来心怀不轨之人。

    见端木纭有所动容,端木宪又温和地加了一句:“纭姐儿,就算你不想自己,也要想想你妹妹,将来她的终身大事,你打算怎么办?你要为她找什么样的人家?”

    端木纭又是一阵沉默。她并非独自一人,她还有妹妹,她不能因为她一时冲动,连累妹妹被人看轻……

    好一会儿,她握了握拳,咬牙屈膝福了福,道:“祖父说的是,是孙女冲动了。”

  &治癫痫病大概得多少钱nbsp; 这句话后,这件事几乎就是尘埃落定。

    端木绯眼帘半垂,长翘如梳篦的睫毛下,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湛然有神。立女户虽然一时痛快,却并不可行。

    端木家乃是堂堂尚书府,皇长子的外家,没有端木宪的同意,光是去官府办这女户的户籍就很难办得下来。退一万步来说,就算真得让她们立了女户,有人承袭的“安远将军”必不是皇帝所乐意的,届时,皇帝十有八九会找借口夺回这个世袭封赏,收回将军府。

    如此一来,对端木朗而言,等于平白给这位为国捐躯的英灵添上了污名。至于她们,最后还是得不得不回到端木府,而端木纭这一辈子可就完了。

    这些事她能想到,端木宪也能,为了端木家,端木宪决不会让她们冲动行事。

    所以,端木绯才会故意提出说要搬家,推一推端木宪,借他的势来解决这件事。

    现在,是端木家理亏,为了留下她们,自然要做出一些让步……

    “姐姐,我们不搬了吗?”端木绯眨了眨眼,仰起小脸看看端木纭,满是茫然,“那母亲的嫁妆还还给我们吗?”

    李氏的嫁妆……端木宪怔了怔,这才想起长媳李氏过世后,其嫁妆就是由贺氏代为管着,说来如今两个孙女都出孝了,纭姐儿也十三岁了,可以学着料理家事了。

    “阿敏……”

    端木宪看向了贺氏,正要开口,就让贺氏含笑打断了:“老太爷,纭姐儿和绯姐儿还小,平日里还要上闺学,这么多的产业哪里管的来!不如这样,我记得老大媳妇在京郊还有五百亩地,不如先给两个姐儿管着,让她们一点点地循序渐进。”

    几十年夫妻,贺氏自诩最了解端木宪了,就是个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的主,把李氏的嫁妆还给这两个小丫头,说来简单,可这一癫痫病会对儿童产生哪些伤害大家子日后吃什么?!

    端木宪没想那么多,只觉得贺氏说得也有理,点了点头,说道:“那就依你们祖母说的吧。”

    端木绯见好就收,笑吟吟地说道:“谢谢祖父,祖母!”仿佛她刚刚的提议只是随口一说。

    偏偏这么随口一说,就让贺氏不得不拿出了五百亩田地以作安抚,贺氏心疼的胸口也隐隐作痛。

    端木绯一脸期待地又道:“那祖父,孙女可以在湛清院开小厨房吗?”说着,她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丝委屈,“大厨房送来的膳食都不好吃。”

    端木宪皱了一下眉,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冷冷地看了一眼贺氏。

    全都是不省心的!这些日子来,唐氏在膳食上为难长房的事,贺氏其实也知道,只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

    如今被当面揭开,不管这端木绯是有意还是无意,贺氏也只得咬牙应了下来。

    唐氏还是挺直腰板坐在那里,身形却略显僵硬。

    她以为老太爷回来了,会气恼端木纭的任性,进而以雷霆之势压住这对姐妹,届时这过继之事想不成都不行!却不想老太爷竟然妥协了……

    想着,唐氏缓缓地摩挲着左腕上的翡翠手镯,掩住了眸中的波涛汹涌。

    她堂堂唐家嫡女嫁到端木家本就是低嫁了,端木期又是个没出息的,这么多年了,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太仆寺主簿,前途早已是可预料的。

    而且,他是老三,日后继承家业也轮不到他们,补偿三房一个世袭军职也是应该的!

    偏偏……

    端木纭上蹿下跳地就是不肯答应!<抗癫痫病的药物br>
    唐氏摩挲着手镯的指尖下意识地微微用力,心道:她家老爷虽然没用,但有一句话说对了,既然好声好气的说不通,用点手段也是正常的。两个小姑娘家家早晚要嫁出去,嫁出去的人就等于泼出去的水,她们眼里又何尝考虑过整个家族的利益?!

    无论心里怎么想,她端庄优雅的脸庞上不露分毫,起身福了福,对端木宪道:“父亲说的是。”

    跟着,她又看向了端木纭和端木绯,大度地笑道:“纭姐儿,绯姐儿,我也是一番好意,你们俩若不愿意,那就算了,我们都是一家人,没有隔夜仇,有什么事说开就好。”

    唐氏的嘴角挂着一个恰到好处的浅笑,神色温和,就像是一个慈爱宽容的长辈一般。

    东次间的气氛平和了下来,过继一事以长房大获全胜而告终,贺氏和唐氏婆媳俩都仿佛心头压了一块巨石似的,一口气怎么也顺不过来。

    湛清院正式开了小厨房,以后每日只需要去大厨房领一日的份例就可以了,平日里想加什么菜,直接花点银子去外面采买,不管府里谁当家,都不用再看脸色过活了。

    而且,两姐妹手头又多了这五百亩田地,再加上先前拿回到一间铺子和一个庄子,光是每年的出息,足以让她们俩过得很舒适。

    这府里多是些看人下菜碟儿的玩意,如今知道长房的姐妹俩手头有私房,自然也就服侍得更为殷勤。

    端木绯写完了大字,悠然地洗笔晾笔,端木家虽然乱糟糟的,但她也不会委屈了自己,以后,她和姐姐的日子只会越过越好。

    ------题外话------

    明天放阿炎。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热点聚焦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郑州治疗癫痫的医院   癫痫病的最好治疗方法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的医院   癫痫病如何治愈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看癫痫专业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的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贵阳癫痫病医院   癫痫治疗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甘肃癫痫病医院   兰州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长沙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